咕咕咕小动物

我希望有一件贯彻始终的小事。
为此可以执行一生。

“你是我唯一具象化的梦。”

谁的藤蔓。

片刻思绪-16

有的时候产生一些错觉,误以为当下的生活是明晰的,是宏大而充满了章法。
最近总觉和周围的朋友们统统泡在了一窝清澈的浅滩里,象牙塔营造出半自由半囚禁的氛围,阳光勾勒的同一水平面上,恋人们紧紧拥抱,观众们热情鼓掌。
浅滩退潮以后地势的起伏逐渐显露,欢愉的空气于是消散了。
我们终于还是要孤身上路。

片刻思绪-15

每一天都觉得昨日的自己是愚蠢的,应该死去。
当然它的确死去了。

片刻思绪-14

生活攫取了我们大部分热情。
这是个谬论。
因为除了生活我们无处可去。

是时间让我们淡忘了彼此。

片刻思绪-13

今天和一些平时不太交流的人聊了聊。
其实人们的共性远比想象的多。

把情感比做水流,我们只是不同的容器,盛装起来,日复一日的生活都关于倾洒和填满。有的人是姣好的玻璃杯,一点一滴纤毫毕现;有的人却是海绵,挤压才流露出丰沛来,或者在等待倾吐里慢慢风干。

很多闪亮暗淡下去的时候都是循序渐进的,并没有什么庄重的仪式。

只言片语。
18-05-26    18:55

片刻思绪-12

翻到好久不用的贴吧,里面还留着过去一言一语和年少蛛丝马迹。有点奇妙,曾经心心念念自己动笔写过的同人文找不到了,那些交谈里刻意融入群体的语气模仿却还存留着证据。
那时的我不会想到自己将长成怎样的人。也说不上过去和现在的自己如果作为两个独立的个体是否会互相厌弃。
年岁仿佛蛇蜕。它包裹着你时柔软光滑,天生一对;你向前走一走,它就显了颓势,一寸寸开裂干涸,终于脱离。再细细端详时就很难把它和记忆里陪着你穿山越海的另副样子视为同物。然而说到底这样抽象的东西根本不会有什么具象化形象,他人眼里它们遥远又模糊,只有你看它不一样。所以大概率是只有你看它的眼睛变了。
很多时候都排斥大张旗鼓地怀念,跟人家说起来也固执坚持要向前看。往日没带给我什么荣光,而细枝末节已雕塑在现在的我身上,几乎没必要回头。
只有我知道。
18-05-22    11:34

片刻思绪-11

你嘴上说热血难凉,其实心里的火焰还是一寸寸冷了下来。 ​​​
118-04-23     21:25